长生不老樱在线砍恶龙

老咸鱼樱桃( ・∀・)

磕超多cp,但是雷安,瑞金洁癖的,不睬我雷,我就可以炒鸡愉快和你聊天的!୧((〃•̀ꇴ•〃))૭⁺✧

【凹凸世界↗雷安】双箭头

好久没写过这么甜的了,相信我!!!
答应过 @白月依是卡吹 宝宝的甜文。
原本想些be的来着(闭嘴
虽然很甜,还是有一丢丢刀的……
he结局,请放心食用(。・∀・)ノ゙
我终于更新了……(被打)
  
…… ……
   
安迷修原本认为,
  
遇到雷狮,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不幸了。

没想到,

爱上他,比遇到他更加不幸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
『双箭头>雷狮&安迷修』
 

很不幸,安迷修爱上了雷狮。
 
 
最早爱上是什么时候呢,大概是小时候吧。
  
  
可以说那是安迷修整个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。
 
 
阳光晴朗,连一点云都没有,但正是在这样的日子里,那件事突如其来的来到,又突如其来地改变了安迷修原本的生活……

他的师傅死了,在他上山砍柴的时候。
   
  
装柴的背筐落地,安迷修楞楞地看向院子里四溅的血液和躺在血液中的尸体,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安迷修的脚在颤,手在颤,整个身子都在颤,
  
  
安迷修抬起脚用劲平身最快的速度,飞奔向院子边的池塘上,用清水洗着自己的脸,
  
   
他想把脑子里的那些东西洗掉,他想知道这是梦,不是真的,那个对他好的师傅还没死,那个平身从来没做过坏事的师傅还没死!
 
还没死……
  
  
但是这次的幸运之神没有再次眷顾安迷修,他的师傅,已经永远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
安迷修的双腿无力地倒在地上,他用着满是水渍的衣袖不断地擦拭眼睛,想把那丝绝望感给抹掉,但那一丝丝绝望和无助却在天空晴朗的衬托之下越发的强烈。
  
  
"你在哭吗?"一个声音突兀地出现,像氧气救了原本沉入大海近乎绝望的人类。
  
  
像一道光,照进了那个绝望的,无助的安迷修的心里,安迷修忘不掉刚抬起眼看见的那个鄙夷神色的雷狮,真的忘不了了,就像刻在了脑海里一样。
     
    
"你哭起来真是有够丑的。"雷狮望了望远处院子里的那一具尸体,神色错愕了一小下,随后眼睛便紧盯着安迷修,顿了好一会,他才道,"我不会安慰人。"
  
  
"但我告诉你,哭在这里是最没用的,你要做的只有不断变强,强到足以让那些人跪倒在你的身前。"雷狮的眸子暗了暗,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"强到你就是王,你就是主宰他们的神,然后亲手宰了那些人为他报仇。"
     
  
雷狮把手伸到安迷修面前,神情从别扭变得十分别扭。
    
    
安迷修握住了雷狮的手,笑了出来,哭过后的嗓子发出沙哑的声音:"谢谢。"
  
  
雷狮别过头去,不去看安迷修,只是耳朵上沾染了一丝红晕。
  
  
安迷修站起来,用右手使劲揉了揉眼睛,嘴角用力咧开一丝弧度。
 
  
谁知雷狮用左手按了按安迷修的嘴,让其好不容易咧起的弧度耷拉下去,低声道:"不想笑就别笑了,难看死了。"
 
  
安迷修的的神色呆愣了几秒,随后也不再刻意地保持微笑,而是从正前方抱住了雷狮,紧紧地抱着,像是要确认眼前的人是真真正正地在眼前,而并非在梦里般。
 
   
雷狮任由着安迷修紧紧地抱着他,嘴里默念着:白痴。
 
  
良久,安迷修才松开雷狮,用着一种尽量欢快的语调说带:"和我走的近的都死啦。就连最厉害的师傅也是,所以雷狮你以后还是别来找我了。我不希望你也……唔……"
  
   
雷狮用一根手指捂住了安迷修的嘴,面上带着微怒的神情:"我将来可以是要做海盗的男人,怎么可能败在那些弱鸡手中,告诉你安迷修,我雷狮这辈子就赖定你了,你想甩也甩不掉。"
 
  
双方对视着沉默了良久……
 
  
"真的吗……"安迷修先开口了。
  
   
"你爱信不信。"雷狮移开了眸子,看向山谷中的那一丛向着太阳的向日葵。
  
  
——他们都说海盗只会骗人,但他们不知道,海盗一单认真承诺了别人一件事,他就一定会死磕到底,不论对或错,也不论时间有多长。
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
  
  
——未完……
  
  
你问安迷修后来呢,后来啊,他们喜结连理,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,结局终……咳咳,回来回来,作为一个态度端正认真的鸽子,我当然会……下次再写啦……很快的,我的灵感很快就出来了。(被打)

【凹凸世界↗雷安】超水。

安迷修原本认为,
  
 
遇到雷狮,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不幸了。

没想到,

爱上他,比遇到他更加不幸。

爱,

到底是什么呢……
 
 

——

混更……我错了。我有时间会去写的!!!
 
祝大家中秋快乐啊*٩(๑´∀`๑)ง*

【凹凸世界/雷安】偷袭(片段)

咳咳,大家见谅,依然是给柯柯一幅画,我觉得我大概是把重要部分都截出来了吧…… @Cocoa sent
     
我要让柯柯把画面定格在他们俩接吻的时候!咳咳……不是私心……好吧,就是私心。 
    
提前说明一下哈,这不是凹凸大赛,是另一个世界。
    
这是最后的一个小片段,等我什么时候把全文都码出来……鸽子使我快乐!(・▽・〃)
     
………… 
  
  
"喂,雷狮,没想到你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啊。"安迷修的手死死的捂着胸口,却还是阻止不了胸口血液的喷发,鲜血顺着手指的漏缝染红了他的衬衣,又顺着衣角向下滴去,很快,地上也沾满了一圈的血红。
  
少见的,雷狮没有再对安迷修恶语相向,而是低着头,一言不发,愣愣地看着地上的血红。
  
"雷狮,我觉得我挺聪明。"没听到答话的安迷修眉头微微皱了皱,然后自顾自地开口。
     
——确实挺聪明的,以这种方法存留在你心里,好像也挺不错……真的……只要记住就好。
    
下一秒……安迷修的双眼前黑了黑,过量失血使得安迷修本就白嫩的肌肤愈加的惨白,身体变得绵软,安迷修支撑不住自己从而导致身体向下倾去。
  
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怀抱撑住他的身体……
  
那是雷狮。 
     
这是一个安迷修梦中的怀抱,黄昏暗红的太阳光撒在他们的身体上,如同舞台上的聚光灯聚在他们身上一样,旁边的一切都消失了,仅仅留下了被光源照到的他们,他被雷狮抱在怀里,除了他身上的血迹,一切都和梦境重合。 
 
"噗,雷狮,你……"话被打断。
       
"之前的那个问题的答案,我也喜欢你。"雷狮抱着安迷修的手紧了紧,鲜血顺着安迷修的衣服沾染到雷狮的衣服上,一片白色卫衣上的红色显得意外的惹眼,不过现在的雷狮只是专心地注视着安迷修,丝毫没有将目光给别的事物。
  
——很认真的说话呢,和以往都不一样……所以是真的喜欢吧,雷狮……
    
温热的呼吸扑在安迷修冰凉的脸上,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红,他很想看看雷狮,但是眼皮子使劲地往下耷拉着,安迷修忽然想到临死前夺了雷狮的初吻也不错,于是鼓着最后一股劲,扯住雷狮的衣服往下一拉,干燥地嘴唇吻上雷狮。
  
良久,雷狮松开了安迷修,用一根手指压在安迷修的唇上,薄唇轻齿:"白痴。"
   
安迷修忽然笑了,不是平时那种摆在面上那种恶心骑士笑,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那种,唇角微微上扬。
  
这样也挺好,他对自己说。 
  
安迷修闭上了眼睛,头耷拉在雷狮的肩膀处,身体慢慢变得冰冷…… 
     
"睡得跟个死猪一样……"雷狮的手紧紧抱着安迷修,望了望天,眨了眨眼,"哦对了,你是死了。"
  
雷狮闭上了眼睛,手还在紧紧抱着安迷修冰冷的身体,哦不,说尸体更合适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——我让你死了吗……
  
……

——你给我起来啊……

……

——我才不想做寡夫呢……

……

雷狮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水痕,白白的云忽然变成了一抹抹黑色。
   
下雨了……
  
雨水冲刷着地上的残留的还没干血迹,冲刷在雷狮和安迷修的身体上。
   
——连老天都觉得你很白痴呢……
  
雷狮忽然笑了,眼睛旁出现了一滴水渍,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,他把安迷修轻轻地放倒在地,拿起手开始刨土。
    
没有任何工具,只是用手刨,本来修长好看的手被脏污和无数道划痕掩盖,手上面的血迹被大雨冲刷进了土壤里。

……
  
雷狮用充满刮痕的手碰了碰安迷修的脸,把脑袋凑近了安迷修的脸,默念道:"第一次这么近呢……也是最后一次了吧……"
   
雷狮把安迷修轻轻地放入坑中,随后也躺了进去。
   
"喂,白痴安迷修,既然你不起来,那我就去梦里找你吧。"雷狮在被凝晶刺中胸膛前这样说道。
    
————   
  
真水……咳咳,我不是,我没有……   
好吧,这真的只是一个片段,等我什么时候把全文码出来……
   
还有在说明一下哈,安迷修不是没躲雷狮的枪,而是他们打架的时候,被偷袭了,安迷修帮雷狮挡了一枪,雷狮一枪把那个偷袭的人给干掉了,然后就是这个片段了。
还有啊,不是雷狮没反应过来子弹,是因为他安迷修了问了他一个问题。
   
如果真有人期待的话,我可能会写……嗯。
    
大概吧……

【凹凸世界/瑞金】最后的比赛。

格瑞背对着金说道:“白痴,不是说了别跟来吗。”
  
 
“格瑞……我们回去好不好,不去参赛了,回登格鲁星去。我们都好好的,行不行,姐姐还没找到呢,你还没陪我一起等姐姐回来呢!你不要走,好不好,我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……”金看着格瑞的后脑勺,眼眶中含着泪花,但他忍着没有掉出来。
     
   
过了很久,格瑞不带任何感情的语气冒了出来:“金……我早就说过,凹凸大赛只能有一个胜者。”
 
 
“……格瑞,我喜欢你啊,很喜欢很喜欢,所以……如果一定只能有一个获胜者的话,那就让格瑞来当吧!”金笑了起来,如同格瑞第一次见到金时,阳光正好,男孩的嘴角狠狠地上扬,勾勒出一个灿烂的笑容,只不过酝酿在金眼眶中很久的泪水也一股脑地流了下来,染红了男孩的眼眶,染湿了男孩的脸颊和衣领。

……
 
 
金就这样倒了下去,倒在了格瑞的怀里。
  
  
金闭上了眼睛,如同每次的夜晚,少年睡得和猪一样,怎么叫都叫不醒,不过……唯一不同的是,这次是真的,怎么叫都叫不醒了。
 
   
格瑞没有说话,只是拥着金的双手紧了紧,可能这是第一次……也是最后一次,格瑞就这样紧紧地抱着金,直到金的碎片消失在空中。
 
  
格瑞哭了,没有那么撕心裂肺地哭,只有脸上的一抹泪痕,脸上依然是那么淡漠的表情,但是他的心脏却是撕心裂肺地痛,痛到无法呼吸般,格瑞的双手还保持着之前抱着金的动作,只是低下头目光空洞地一直盯着地面上的那一个箭头……

格瑞忽然觉得这样也挺好,
 
毕竟,金总是那个闲不下去的人,而他总是那个默默看着金玩的人,只是少了一个能看的人而已,不是吗?
 
毕竟,这就和以前一样,只是少了一个在耳边叽叽喳喳的人,不是吗?

毕竟……孤单一人的痛苦,让他来就好,就让金永远当那个天真的男孩吧。
  

你问我,格瑞喜欢金吗?
  
  
不,他爱金,爱得可能都胜过他自己的生命。
  
 
 
  
————end
  

我是不是不适合写刀子???

感觉有点渣???

@Cocoa sent 这是原文啦,
所以……这坑柯柯跳吗(◦˙▽˙◦)
星星眼,不跳木有关系,反正我还会挖的!
我们不要轻言放弃!(ノ>▽<。)ノ
思考一下那个关于门的,怎么写后续吧。

【凹凸世界/雷安+瑞金】都是套路啊……

【我……我其实也不想鸽的,但是,开学你知道吧
(╥╯﹏╰╥)ง
灵感来源于校园生活(つд⊂),我就是最惨的那个……】  
     
   
       
嘉德罗斯有一个秘密,
他看格瑞和金天天秀恩爱不爽很久了,
于是,在看见金写完情书后,偷偷把情书放在了丹尼尔(老师)的桌子里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丹尼尔有一个秘密,
他看雷狮天天和安迷修拆教室不爽很久了,
于是,他想了一个办法,刚好看见了桌子里的情书,想着雷狮和安迷修只要好上了就不会在打架了,他把情书放在了安迷修的桌子上。
     
  
      
雷狮有一个秘密,
他看到安迷修桌子上有一封情书,一气之下,把安迷修桌子砸了,把情书扔进了垃圾桶里。然后想了想,又提笔写了封情书丢进了安迷修桌子的残骸里。
 
   
  
紫堂幻有一个秘密,
他早上看到金写的情书,以为风把情书吹到了安迷修的桌子里,虽然他也不知道安迷修的桌子是怎么碎的,所以他把情书又塞进了金的桌子里。
   
   
  
金有一个秘密,
他看到了桌子里的情书,满心欢喜地以为是格瑞写的,结果一看是雷狮的字体,然后用新买的打印机打出了拒绝两字装进了一个信封里,塞进了雷狮的桌子里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
格瑞有一个秘密,
他知道金写了一封情书,又看到金往雷狮的桌子里塞了封信,于是他十分淡定地把雷狮的桌子里的信撕掉丢进了垃圾桶里,又十分淡定地把桌子和椅子一起给砍了。 

  
  
  
第二天~~
  
金:?
  
安迷修:???

雷狮:?????????安迷修,我们来打一架吧。

 
 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丹尼尔老师表示很绝望,这是第几次拆教室了!

【凹凸世界,凹凸大赛/瑞金+雷安】短篇一发完

【时间线在凹凸大赛的另一场淘汰赛。 一个莫名其妙地脑洞,在听一首歌的时候产生的,忘了是哪首了……这些不重要!

前方瑞金高能甜刀,雷安高能甜。】
  
   
   
“参赛选手请注意,此次大赛的规则是:  
  
    
1.参赛者会随机出现在任意一个场景中,同时场景中会出现许多‘假人’和幻象,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假人和幻象,还有要如何去分辨这种‘假人’和幻象,请参赛者自行解决,
       
   
2.攻击假人可获得积分,积分靠后者会被淘汰。  
   
 
3.如果攻击使参赛者死亡的话,积分会减少1000,参赛者到后期的人数越少扣的积分则越多。  
 
 
4.其他规则请自行探索。
          
 
祝各位参赛者游玩愉快。”     
 
  
 
——
  
   
  
“这规则是要搞事情啊。”  
   
 
“对啊,就是啊。”     
    
    
——    
     

“哼,一群渣渣。”          
   
   
——        
   
  
“好可怕啊。”
  
  
“是啊,如果我见到我最恐惧的人,想想都害怕。”  
   
  
——  
   
  
“诶,格瑞格瑞,要不我们定个暗号吧,这样就能分辨出来啦。”
   
  
似是察觉到了金的小动作,丹尼尔的声音又在大厅里响起:“请注意,我们的机器人会注意比赛前的每一个人的言行,就算你有暗号也没有用,因为这同样会被我们复制到‘假人’的脑中。”  
  
     
“金,下一场比赛我们可能就是敌人了,别大意。”     
   
  
“放心吧,格瑞,我肯定能分辨出来你是真的还是假的的。”金朝格瑞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。  
  
   
“笨蛋。”有时候格瑞真的很想知道金的那种迷之自信到底出自哪里。         
   
    
如果金听到这句话的话肯定会说:因为那是格瑞啊。          
 

————       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  
“安迷修,好巧啊,又见面了,怎么样?这局比赛,你还要坚守你的骑士道吗。”   
  
 

“不管怎样,我都会坚守我的骑士道,雷狮,我劝你管好你手底下的人,不然什么时候被自己手底下的人坑了,还不自知就不好了。”安迷修看了看雷狮旁边的帕洛斯。 
   
   
帕洛斯往后退了退。   
   
   
“你谁啊你,用得着你管吗?”帕洛斯旁边的佩利叫到,“有本事跟我打一架啊。”   
  
     
“我可不是为了追求稳定而来的凹凸大赛,我的属下,就不劳你费心了,有时间还是改改你的骑士道吧。”雷狮十分霸气地转过身,朝朝身后的安迷修摆了摆手,“走了。”
  
    
只可惜安迷修并没有注意,刚才在大厅另一头的雷狮会在看到安迷修时,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,说好巧。
   
   
佩利挠了挠头:“诶,不打了吗?”     
   
  
——
  
 
“一会进去了,我第一个看到不会就是老姐你的假身吧。”
  
 
“这……这不好说啊,还有如果真的看到我了,一定不要大意啊。”     
    
  
“嗯,老姐你也要千万小心啊。”    
   
  
——
 
   
“准备时间到了,游戏开始。”
   
   
……
     
   
金被传送到了一片迷雾的场景中,一想到格瑞赛前仔细叮嘱他说,一到场景里先不要胡乱大叫,先观察观察四周,就把刚要出嘴的格瑞吞进了嘴里。
  
   
金环顾了一下四周,全是迷雾,根本看不到太远的地方,只能隐隐约约看到自己周围的场景,或者模模糊糊的人影。
   
     
人影! 金捂住了嘴巴,边后退,边看向那边的人影,总觉得这人影有些熟悉…… 紫堂!金认出了那道人影的到底像谁。 
   
    
金一路小跑过去,跑到紫堂幻身边,挥了挥手:“紫堂?紫堂?” 
  
   
看到紫堂的身上缠绕着一层树枝,刚想要拿出箭头帮紫堂把树枝隔断, 却忽然一阵刀光闪过,金反应很快地往后躲了躲,但还是免不了脸部被割出一道说不深说不浅的刀伤。
  
   
“紫堂?”这时金转了转不怎么好的脑袋:对啊,紫堂上局比赛被带走了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?
   
   
“啊,你是金啊,对不起啊,我前面还以为你是别人呢。”
   
    
这是假人,金的眸光暗了暗,走向紫堂幻,然后猛的一伸手使出原力技能:“矢量冲击。”
   
   
“砰。”紫堂幻应声倒地,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倒地的时候化成了一个人,一个他在准备大厅里看到过的人。
  
   
面前出现了一块投影板,那人的原力技能附到了自己面前的这块板上,金,积分:-1000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哄一声,金的脑海炸了,金的身子软了起来,他毫无形象地跌坐在地上,死了……他淘汰了一个人……他杀人了……
  
   
泪水不知从哪来的,源源不断地望金的眼眶里挤,金拼命地用手擦着眼睛,却还是止不住泪水的汹涌,泪水中带着一丝后悔,还夹杂着一丝庆幸,幸好不是格瑞……
   
      
“金。”一道好听的男生响起。
  

————

“啧,也不知道那个安迷修怎么样了?”雷狮不像某些人,喜欢一个人婆婆妈妈的,还再纠结什么到底喜不喜欢,对雷狮来说,他可不会去纠结为什么会喜欢上,又或者可能是别的什么感情(虽然他曾经也说他是个直男(闭嘴),但喜欢就是喜欢,见到那个人时加速的心跳和脸上的红晕可都骗不了人。
  
   
思绪收回来,雷狮望了望四周,啧,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。
  
   
只见远处的安迷修正向他挥着手,雷狮微微勾了勾唇角,走了过去,在安迷修面前站定:“哟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   
    
“能见到艾比小姐是在下的荣幸,不知艾比小姐有没有与荣幸与在下一起走呢。” 
  
   
安迷修朝雷狮伸出手。 没错,雷狮拎起他的锤子就在安迷修的脑袋上使劲地锤了一下。
   
   
——原来这就是规则中的假人啊,把我弄成女人的样子,就是安迷修遵守的不许伤女人的骑士道之一吧,不过我可不会去干掉安迷修,你们想错了。
   
    
“砰。”安迷修脸朝地砸了下去。
    
   
本着安迷修可能还没清醒过来,雷狮又给了安迷修几锤子。  
    
   
那场景,那画面,画面太美不忍直视可是真的。
   
   
安迷修正一头扎在地里,面前站的是雷狮,如果不是清楚原因,这怎么看也是雷狮单方面地在新仇旧恨一起报好吧!
  
   
“雷狮……”地里传出安迷修歇斯底里的声音,“你有病啊!!!”
  
   
那场景,那画面,画面还是太美我还敢看。
  
    
只见安迷修两只手撑在头旁边,一个劲地拔萝卜拔萝卜嘿呦嘿呦拔萝卜,咳咳,一个劲地想要把头拔出来,可用力了半天,也拔不出来,可想而知之前的雷狮用力有多深。  
   
   
“把我弄出去。”安迷修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地里穿出来。
    
   
“噗哈哈哈哈哈哈哈,安迷修,哈哈哈哈。”雷狮捧着肚子看着还在地里的安迷修,不由得大笑起来。
     
   
“这是谁干的啊,你还有种笑!!!雷狮!”安迷修大叫道,语气怨恨得仿佛随时能掏出剑,给雷狮背上画上一只王八。
   
   
“你求人就这点态度?你看我多好,还留在你身边陪着你一起聊天。”雷狮欠揍般的声音,仿佛在说:你来打我啊,你有本事从土里出来打我啊。
     
  
“雷狮,我***。”逼一个坚守骑士道的骑士飙粗口可不容易,而雷狮却做到了,这是什么,这叫真爱。
   

你懂什么,打是亲,骂是爱,又打又骂是真爱。
   
  
“看在你那么可怜的份上,把你弄出来好了。”
  
   
这场景,这画面,画面依旧太美我依旧看。
   
    
雷狮正在生动而详细地给各位观众表演“拔萝卜,拔萝卜,嘿呦嘿呦,拔不动……”
  
    
只见雷狮拽着安迷修的脚腕,使劲一拔,没动静,再一拔,没动静,雷狮不禁怀疑自己刚才用这么大劲砸安迷修,安迷修可别脑子坏了啊,本来脑子就不好使,这下可别是废了啊。
   
  
“雷狮……你和我多大仇多大怨啊,把我砸进土了也就算了,你还拔不出来是几个意思!!!”安迷修在土里狂吼。  
    
    
“我这是帮你!谁让你先把我当成女人的!语气还那么温柔。”我雷狮就是吃醋了,怎么了,怎么了!越想越生气,越想越生气,雷狮干脆又小孩子脾气拿起锤子给了安迷修一下。
   
   
“雷狮!!!!!!”安迷修撕心裂肺地喊道。“你是不是有病啊!!!!”
    
  
“…… ……”看着陷入地里无法自拔的安迷修,雷狮陷入了沉默。“我想到了一个办法。”
   
   
这场景,这画面,是真爱没跑了!
   
   
雷狮抓着安迷修的脚腕,安迷修的手撑在头的旁边,“1,2,3,拔。1,2,3,拔。”
   
     
一出来,安迷修就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向雷狮,他也顾不得脸上的脏污了,现在他满脑子都只有一个想法,把雷狮也塞进土里,尝尝吃土是什么滋味。
    
     
于是,安迷修冲出去就给了雷狮一拳,搞得雷狮一脸懵地挨了一拳:“我救你,你还打我??!!”
   
     
“你还好意思,你还好意思!是谁把我弄进去的!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————【看我多贴心,不想你们只吃刀子(理直气壮.jpg),还给你们一些小甜饼,前方高能哈,心脏不好的小伙伴还请直接转到雷安的地方。】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金。”一道好听的男声响起。
    
  
“格瑞。”金擦了擦眼睛,强迫自己睁开眼向前看去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
面前不再是一片迷雾,而是一个森林里,身前站着格瑞和两头巨大的野兽。
  
   
金的身体忽然不能动弹,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格瑞在他身前帮他挡了一刀又一刀,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格瑞在眼前倒下,却无能为力,他只能看着格瑞一次次让他走,他却做不到。
   
   
身体恢复的一瞬间,金感觉自己像是快要虚脱了一般,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到格瑞身边。
   
    
旁边站着两头奇形怪状地野兽,似乎是金身上散发出来的煞气暂时阻挡着野兽的靠近。
   
    
“是不是很不甘心,能力太弱了,保护不了自己珍视的人,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还谈什么保护别人,看到了吗,你身前的这人是为帮你而才躺下的!”
  
  
“格瑞……不是的,这都是幻象,这不是真的。”金往后退了几步。
   
     
“呵,好一个不是真的,你的伙伴快要因你而死了呢,你身旁的这两头野兽一旦熟悉了你身上的煞气,你就死定了,连带着你身前躺着的这人,

来吧,把你的身体支配权给我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
一切都是那么陌生,又是那么熟悉,金又响起了赛前和格瑞的谈话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
“放心吧,格瑞,我肯定能分辨出来你是真的还是假的的。”

“笨蛋。”
  
 
金忽然笑了起来,站起身来:“毕竟那是格瑞啊,他才不会那么容易倒下呢!
    
    
这一定是幻象!矢量冲击。”
   
    
两头野兽慢慢散去,躺着的格瑞变成了一截木头,那个声音也不见了。

“呼……”金呼出一口气,然后起身朝前走去。【我……我我我好像没把刀子写出来?】
 
 
——
 

安迷修看着被打了一拳还面色无常,镇定自若的样子,实在气急,干脆就直接抱住雷狮,往雷狮的肩膀上咬去:左右规则也在那摆着,雷狮又不能把他怎么样。既然这样,就先让他见见血好了。

被抱住的雷狮脑子有一瞬间的呆愣,看到安迷修的脸凑近,眼睛还下意识地闭上了,直到左肩膀上传来的疼痛感,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安迷修的动作,雷狮想试图挽回一点什么:“安迷修,你属狗吗!”
   
   
说来也奇怪,在雷狮面前,安迷修遵守的骑士道似乎被扔了十万八千里远。

  
“对,就咬定你了,咋了!”安迷修边咬着边吼着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
雷狮瞅着安迷修咬着自己的肩膀,对方的手也缩得紧紧地,可能是迷恋安迷修抱他的感觉,雷狮并没有用手推开安迷修,反而让安迷修一直咬着。
 
 
安迷修越咬越轻,不知是不是恢复了理智,安迷修松开了咬雷狮的胳膊,绷得紧紧的手臂也随之松开。
  
  
此时,雷狮突然用手抱住了安迷修。
 
     
安迷修刚离开的身体就这么撞上了雷狮的身体【我全身血液沸腾了(闭嘴】,雷狮低头略带沙哑地在安迷修耳边说道:“安迷修,你的嘴可真狠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
安迷修在雷狮抱着他的那一刻,脸刷的一红,听到雷狮的话,脸更是红了个彻底,但还是马上推开了雷狮,并且立马转过头,低声道:“在下先走了。” 【安迷修:没办法,这东西叫人设。】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雷狮看到安迷修头发下藏着的红着的耳廓,轻笑道伸手抓住了安迷修的手:“安迷修,口是心非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呢。”
  
       
正要踩着凝晶飞走的安迷修的手忽然被抓住,他竟然没有反感,反而觉得很高兴,高兴手被抓住。
     
   
雷狮把安迷修拉下凝晶抵在旁边的树上,单手撑在了安迷修的头旁,雷狮能看见安迷修脸上的红晕更深了些,当然,安迷修也能看到雷狮脸也是红的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“喂,安迷修,我喜欢你。”没有什么婆婆妈妈的句子,更没有任何的煽情,只是简单的几个字,但却让安迷修彻底地脑中空白一片了。
    
  
安迷修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雷狮的,明明他们更像敌人不是吗,也许是上个比赛一起战斗的时候,也许是更早,他真真实实缺缺切切的喜欢上了这个家伙。
   
    
但是……在这个凹凸大赛上,只能有一个获胜者的舞台上,他们真的能……
    
    
安迷修现在不能继续思考下去了,因为某人已经不耐烦地亲上了安迷修的薄唇,嘴唇上的温度告诉安迷修雷狮此时正在做什么。
  
  
安迷修瞪大了双眼,雷狮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。此时安迷修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接吻时要闭上眼睛,不是因为害羞,那是因为闭上眼睛,你的世界是一片漆黑的,你只能感觉到你的嘴唇上附着另一个嘴唇,只能感觉到眼前吻着你的那个人,那一刻,世界里杂乱的声音,你的感觉都会帮你屏蔽掉,你的世界里仿佛只剩下眼前这个可恶的混蛋……
  
  
雷狮的吻技很差,安迷修想。

安迷修的吻技很差,雷狮想。
  
他们的吻就像人工呼吸,我想。

————【我……其实吧……是想写金亲手杀了格瑞来着(闭嘴,但是转念一想,金的运气会那么差吗!我还是写成甜的吧。】

金向前走去,很快,他又看到一个人影,那股熟悉感,是格瑞!
 
 
金可以确定这绝对是格瑞,是因为什么,金也不知道,反正他就知道那一定是格瑞,一定是,不会错的。
 
  
金红着眼眶跑向格瑞时,格瑞看到了金那张脸上充满了泪痕,没有躲开,由得金抱住了他。
  
  
“格瑞……我杀人了。”金蹭在格瑞怀里轻声说道。
  
    
格瑞的身体僵了僵,抿了抿嘴:“你现在积分是负一千……走,去找假人去。”

 
格瑞拉着金的手朝前走去。
  
    
“啊,谢谢你,格瑞。”被格瑞的手拉着真的很安心。
 
 
“笨蛋。”格瑞转过头吐出两个字。
  
  
——end——